熱門文章

2017-10-30
傳統癌症

甲型胎兒蛋白(alpha-fetoprotein,AFP)

被視為肝細胞癌的指數,AFP在胎兒時期製造,出生後血中濃度會快速下降(成年人小於20ng/mL),當罹患肝癌、卵巢或睪丸的生殖細胞瘤、甚至有些特殊胃癌,AFP均可能升高;此外,AFP在許多非惡性疾病如肝硬化、急性肝炎、慢性活動性肝炎,或懷孕(尤其是當併發胎兒脊髓缺陷或其他異常的時候)等也會能升高,值得注意的是AFP上升而偵測肝癌的敏感度也僅約60%。

因此,例行性的早期肝癌AFP篩檢,仍僅限於高危險群,並不適用一般民眾。而所謂「高危險」群指的是(1)一等或二等親中有肝癌患者 、(2)慢性B或C型肝炎者  、(3)B型肝炎帶原者 、(4)本身有肝硬化的情形。以上這些均是肝癌高危險群,應定期做AFP及肝臟超音波檢查。在影像檢查發現肝臟腫瘤且合併危險因子的情況下,若病患不適合或拒絕肝腫瘤切片,則AFP指數高於500 ng/mL以上也可間接診斷為肝癌。除此之外,AFP也可作為日後肝癌治療成效的評估依據及檢測是否復發的輔助證據。

 

CA-125(carbohydrate antigen 125)

CA-125是一種腫瘤標記,可用於卵巢癌的診斷,評估與追蹤,另外對於子宮內膜異位症的診斷與追蹤也有其一定的用途。

在正常情形之下,CA-125在胎兒時期是由胚腔上皮與羊膜表現出來,在成人體內只要是由胚腔上皮發展出來的組織皆可發現微量的CA-125,如肋膜,心包膜,腹膜,輸卵管上皮,子宮內膜與子宮頸等等。正常卵巢組織並無CA-125。

用於腫瘤的偵測時,這種CA-125抗原另可由婦科癌症,乳癌,肺癌,大腸癌中發現。在某些良性疾病時,也會呈現CA-125上昇的情況,所以必須小心區別,包括子宮內膜異位症與子宮腺肌症、月經、妊娠的第一期、骨盆腔炎症、子宮外孕、肝臟病變、急性胰臟炎、腹膜炎、腎衰竭。

CA-125目前主要用來追蹤卵巢癌手術的治療效果與偵測有無復發,若使用35 U/mL當成判定值,可以排除百分之九十五的正常族群,另可偵測百分之八十的臨床上已有症狀的卵巢癌。

也可以提供早期偵測卵巢癌的篩檢方式,約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卵巢癌在發現時都已經到達晚期,治療效果不佳,僅有百分之二十的治癒率,若早期發現,癌細胞侷限在卵巢時,有百分之九十的病患可藉助手術,放射治療或化學治療達到治癒的目標。每年接受一次的CA-125測試,配合骨盆腔檢查與超音波檢查,可以明顯有效提高早期卵巢癌的偵測率,甚至敏感性可達百分之七十八以上。

 

CA15-3(carbohydrate antigen 15-3)

CA15-3對乳癌有很高的特異性, 臨床上常用於乳癌的偵測和治療追蹤,但是敏感度或是準確度都不夠,有時真的有乳癌,CA153也不一定不正常,有許多腺體的腫瘤都可能使CA153升高,並不只有乳癌。

對已經確認轉移的乳癌病患,CA-153的濃度的下降,代表治療方式對腫瘤有良好的反應。相反的,若CA-153上升, 往往顯示腫瘤對治療產生抗性或是腫瘤為較難控制的高進行性腫瘤。

懷孕第三期(trimester)少數肝硬化病人的CA-153會輕微上升,對於較活躍的肺癌、卵巢癌、子宮頸癌、子宮內膜癌等,有時也會影響CA-153微上升。

 

CA19-9(carbohydrate antigen 19-9)

CA19-9是一種醣化蛋白質,存於人體內包括胰臟腺管、唾液腺上皮細胞,膽囊及子宮頸內層上皮細胞也會表現CA19-9。大腸癌或胰臟癌、膽管癌均會高度表現CA19-9,由於CA19-9可由細胞分泌到體液中,因此可自血中測得。除了胰臟癌及膽道癌之外,部分胃癌、肝臟,甚至一些非惡性疾病如子宮內膜異位症亦可能會出現CA19-9升高的情形。目前CA19-9比較合適的臨床用途,作用於大腸直腸癌、膽道癌或胰臟癌病患手術切除腫瘤後的追蹤,如果病患在手術前CA19-9的濃度偏高,在手術完全切除腫瘤後,理論上血中的CA19-9濃度會下降到正常範圍內(除非腫瘤沒有切除乾淨或產生遠端轉移)。因此在手術後醫師會定期為病患抽血測CA19-9濃度的變化來判斷腫瘤是否有復發的跡象。除了測CA19-9,醫師也會定期安排胸腔X光、電腦斷層或超音波檢查,來研判腫瘤是否復發。

 

癌胚抗原(carcinoembryonic antigen,CEA)

CEA指數升高是眾多癌指數異常中最常被詢問的,主要是因為CEA雖然是是大腸癌最常用的腫瘤指數,但CEA並不是大腸癌的專利,體內正常粘膜細胞發生病變或產生腺癌都可能引起CEA過度表現,特別是肺腺癌、乳癌、子宮頸腺癌、卵巢癌、攝護腺癌、卵巢癌、胃癌或胰臟癌等其他惡性腫瘤也會發生CEA的指數升高。此外,CEA也不是癌症的專利,非惡性疾病如老菸槍、慢性氣管炎、消化潰瘍、胰腺炎、甲狀腺功能低下、憩室炎、肝膿瘍、阻塞性黃疸及酒精性肝硬化等,CEA均可能上升。

 

 

攝護腺特異抗原(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,PSA)

PSA是攝護腺疾病很重要的血清指標,在臨床上被廣泛應用,抽血2-3西西即可獲得數值。PSA可用在攝護腺癌的診斷及分期,還可以偵測及追蹤治療效果。

  PSA雖然是攝護腺組織特有的一種蛋白,卻不是攝護腺癌特有的。許多攝護腺的「良性」疾病,包括「攝護腺肥大症」或「急慢性攝護腺發炎」,都會使PSA上升。臨床上懷疑有攝護腺癌的病人,或多或少也有不同程度的攝護腺肥大症,甚至慢性發炎,因此如何由PSA區分出攝護腺癌和攝護腺肥大症也就格外的重要。

一般來說,PSA值隨著年齡升高,正常值也會逐漸升高,60到69歲以上的人,PSA正常值約小於4.5,70歲到79歲則小於6.5。但並不是超過標準值上限者,都一定有癌症,或者低於上限者,一定沒有癌症。但是,PSA數值愈高,得到攝護腺癌的機率愈高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PSA在3~4以下,切片證實有攝護腺癌的機率是5~10%,PSA 4~10則升高至20%,PSA在10以上者,則達3到4成。

 

鱗狀細胞癌抗原(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tigen, SCC)

SCC是目前較具臨床應用價值的腫瘤標幟。尤其是在治療前血清SCC值呈陽性的病人,其在術後追蹤檢查時,SCC的幫忙更大。

鱗狀上皮癌在歐美的報告中約占了所有子宮頸癌的90%。台灣地區的報告在約2500例,子宮頸癌中占了94.9%所以當子宮頸鱗狀細胞發生病變時,血液中可測得SCC數值的上升。

腫瘤標幟較不具有特異性,其他有鱗狀上皮細胞的器官若有病變,這個SCC值也會上升,所以在一般體檢時建議可以檢驗,若是針對子宮頸癌的測定,抹片的準確率還是較高的。

 

 

作者:鄭文軒

瑞康基因生技有限公司總經理,社團法人台灣分子醫學會會員。深耕基因醫學檢驗領域逾十年,曾任職馬偕醫院醫檢師,林口長庚醫院專業醫檢師,定勢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。

圖片


上一則   |   回上頁